您的位置首页  杭州文化  娱乐

朱邦凌:明星“合同”娱乐资本化的两面

朱邦凌:明星“合同”娱乐资本化的两面  近日,崔永元一份“4天6000万”的大小合同,称合同主体采用“小合同片酬千万,大合同五千万”的大小合同…

原标题:朱邦凌:明星“合同”娱乐资本化的两面

  近日,崔永元一份“4天6000万”的大小合同,称合同主体采用“小合同片酬千万,大合同五千万”的大小合同。其中,五千万“偷偷摸摸”,该演员工作时长仅为4天。

  崔永元手撕《手机2》事件,了影视行业的大小合同,将娱乐圈明星片酬的纳税“套”公之于众。事件引起税务部门介入,A股影视传媒板块也应声大跌。

  可以说,明星“合同”事件只是影视行业种种乱象的冰山一角,崔永元只是用一只手打开了影视娱乐圈的黑匣子。明星片酬过高、以片酬入股成为公司利润、利用地方招商漏洞大幅避税、收视率与票房造假、明星IP资本化中的资本套利游戏、对赌协议导致的商誉减值、带资进组导致烂片泛滥、过分依靠明星IP换取流量等问题,也是泛娱乐行业的“潜规则”。但这只是国内影视行业在市场化初期所的不健康状态,不能打在影视市场化与资本化的身上。实际上,娱乐资本化是一把双刃剑,具有两面,我们需要做的是完善制度、查补漏洞,善用娱乐资本化的正面力量。

  “合同”是一种违规行为,在给当事人带来“利益”的同时,也预示着风险。具体到影视行业而言,如果演员要税后1000万,那需要跟他签两份协议。其中100万走影视公司账户,按企业所得税比例缴纳25%。900万走私人账户,和个人工作室签约,普遍来说,纳税只有几个点。“合同”是避税还是逃税,需要根据情况具体分析。

  除“合同”之外,影视行业争议较大的还有所谓的选择注册地“合理避税”。国内多个地方对工作室会采用很低的核定征税率,一般在3%以下。如浙江东阳、霍尔果斯等地,则针对影视公司入驻提供了更高的税收优惠,按不同比例进行返税。其中,霍尔果斯的“五免五减半”的税收优惠,吸引了众多影视公司前往注公司。

  “合同”也进一步了影视明星的高片酬。尽管“4天6000万”的大小合同不是指范冰冰,但在福布斯中国榜有个名人榜,范冰冰已连续五年霸榜。2016年7月至2017年6月间收入3亿人民币,这意味着范冰冰的一年收入超近七成A股公司利润。

  一线娱乐明星收入通常都达亿元以上,而明星演员的薪酬更是达到电视剧或电视综艺预算的70%以上。这也出文化娱乐产业不平衡不充分、畸形发展的问题。三分之二以上的制作成本都用来给明星付了高片酬,那么粗制滥造的问题就很难避免。同时,高片酬带来的压力,会使一些制片方做出“收视率造假”行为。

  现在很多、视频网站等根本不重视影视项目的剧本、制作和定位,只关注明星阵容,如果有当红明星参与的剧目,就会提高购剧价格。这样一来,明星需求大增,高片酬就难避免。文化娱乐行业“产能过剩”所带来的是恶性竞争,每年有大量的影视剧是无法来的。

  比“合同”更厉害的,是片酬股权化。明星个人收入本应属于公司成本,而影视公司反而偷天换日将明星巨额收入赫然列入公司利润,这是典型的影视资本化套,典型的数字套利游戏。而这一切,离不开对赌协议。

  在实践中,明星资本化逐渐演变为明星泡沫化,影视公司对于明星IP纷纷一掷千金。2016年,唐德影视(行情300426,诊股)以8亿高溢价收购范冰冰名下一空壳公司51%的股份。此前,暴风科技为账面价值仅有3835万元的稻草熊影业60%股权开出了10.8亿元的天价。高溢价之外,高杠杆也被明星们熟练采用,赵薇51倍高杠杆收购万家文化被证监会处罚。

  但 “娱乐资本化”是一把双刃剑,《战狼2》成为现象级爆款电影,就让备受诟病的“娱乐资本化”双刃剑逐渐展示出正面的力量。《战狼2》的票房奇迹,证明“娱乐资本化”风潮中单纯依靠明星IP换取流量、以高片酬换取高票房的战略是一个误区,是资本的黑洞和票房毒药。《战狼2》的成功也是在善用资本的同时“不被资本”。整部电影完全没有商业植入,不用高片酬的当红明星。如果善用资本,资本的魔力棒在影视与泛娱乐产业一定会迸发出耀眼的。
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,并不代表本站观点,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。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告知,本站将立刻处理。联系QQ:1640731186
友荐云推荐